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

“见而未见,闻而未闻”,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腾讯佛学2018-11-17 15:13:43

文/黄复彩


那一年带着迎江寺方丈皖峰老和尚去他的家乡为一所小学捐款。晚上,东道主在一家宾馆宴请皖老。

及至坐上大圆桌,却只见一桌的鸡鸭鱼肉,还有酒。好在还是在皖老的面前摆了三两样素菜,是专供老和尚一人享用的。

当时的情景有些尴尬,但却不好说什么。其中的一位似乎觉得不过意,便打趣说,小平同志提倡一国两制,我们今晚也就来个一桌两制吧。

回到住处,我问皖老对今天的晚宴有何感觉,皖老咂咂嘴说,很久没吃过家乡菜了,那几样素菜真是做得太好了。

老和尚沉浸在回到故乡的兴奋之中,一点也看不出那“一桌两制”对他的心灵及宗教情感会有什么刺激。

到了下一年,皖老带着一笔钱,再次让我陪着他来到他的家乡。知道当晚仍有宴会,我向皖老提出,是否请他们一律素宴?

皖老连忙说,不好,人家都吃惯了,忽然改成全素,太委曲他们了。

我说,像上次那样一桌两制,不是太委曲你了吗?皖老笑着说,不要紧啊,我是见而未见。

皖老退居后的住处与外界只隔着一道院墙,院墙外是一片广场。

随着经济大潮,广场不时会有一些商业性展览,每当一次展览开幕时,广场上就安了高音喇叭,或就整天迪斯科音乐。

奇怪的是,这似乎丝毫也不影响皖老惯常的修习,该写字时就写字,该坐禅时就坐禅,而到了该睡觉时,他照样头搁上枕头就打起了呼噜。

我有些奇怪,问他说,这些高音喇叭一点都不影响你吗?

皖老仍然说,不要紧啊,我是闻而未闻。

在皖老“见而未见”和“闻而未闻”面前,我只能慨而兴叹。

长期以来我受着失眠症的困扰,以前我住在二楼,每当夜深人静,当楼上一声声扣击麻将的声音惊扰着我的睡眠,并让我一整夜都心烦气躁时,我都想对着楼上大叫一声:你们快活了,我呢?

当一浪又一浪的社会大潮冲击着我自以为沉静的心绪,并几乎让我在一瞬间失去方向时,我都会想到皖老的“见而未见,闻而未闻”。

于是我缠着皖老,让他教我入定禅坐的功夫。

皖老笑着说:“此功夫非彼功夫啊!”

但他还是教我一种“毛孔呼吸法”。不用说,“毛孔呼吸法”并没有改变我浮躁的心境,我毕竟不是皖老,我也注定无法做到像皖老那样“见而不见,闻而未闻”。

就像《六祖坛经》里所说的,见到的是实相,而未见的却是自己的心识。风吹拂着旗幡,那是实实在在的物理现象,而仁者的心却可以不随境转,在活泼泼,光闪闪中自由自在,这到底需要怎样的功夫呢?

2002年农历四月初八,皖老在睡梦中无寂而终,我失去了一个最好的导师和挚友。

那段日子里,前来为皖老悼念的人络绎不绝,包括那些在皖老生前陷害过他,或是被皖老严辞斥责过的人,他们纷纷围聚在皖老的遗像前,诉说着皖老的一桩桩善行,感念着这个老人对世人的大爱。

直到这时,很多人才意识到,这个城市失去了一个不可多得的老人。

也就在那时,我忽然理解到皖老那所谓“此功夫非彼功夫”的真正含义。一个人如果没有对这个世界超越人世的大爱和大包容,又怎能做到“见而未见”或“闻而未闻”呢?

本文为腾讯佛学独家原创稿件,

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和出处。


关注腾讯佛学   长享智慧清流

●   相关阅读 

12天!背下《楞严咒》(附背诵卡)

什么是佛?信佛,究竟信什么?(权威解读)

师父手把手教你训练好脾气!

母亲节,佛说这是报母恩最好的方式!

母亲节的献礼:禅师写给母亲的禅诗

大和尚说:你自己好好修行,不要沦丧成轮回里老魂灵的丑样子

Copyright © 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