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

改变世界的小姑娘.

我们的民谣与诗2018-04-30 07:11:38

遇见,相似的灵魂



栏     目 【  人   物  】


(先点开音乐,再慢慢看文章,你会有不一样的感觉)


01


历史会记住这一幕:


2012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执行局第190届大会上,所有59个成员国的官员在静默中共同举起了一个女孩的照片。


历史也会记下这一天:2014年10月10日诺贝尔和平奖授予给了这位女孩,这一年她17岁。


是有史以来的最年轻的诺贝奖获得者。


她叫马拉拉。


马拉拉·优素福·扎伊。



02

 

这一切和2012年 10 月9 日的一桩枪击案有关。

 

那天的清晨,看起来和往日没有什么不同,马拉拉也像往日一样乘坐着校车赶往学校。校车行至一个路口时,两名青年男子拦住了校车。


他们掏出手枪,喝问:谁是马拉拉?

 

几个女孩恐惧的目光所向无形中告诉了他们答案。

 

刺耳的枪声立马响起,一发饱含仇恨的子弹射穿了她的左眼眶,从她的左耳穿过去。


鲜血喷涌而出,立马染透她的长发。


马拉拉被击中头部,同车的两名同学也受伤


医务人员将受伤的马拉拉·优素福·扎伊抬往医院治疗



03


马拉拉出生在巴基斯坦的斯瓦特地区。


这里是著名旅游胜地,有白雪皑皑的群山,碧蓝如玉的湖水。


人们称这个美丽的地方为“东方的瑞士”。


巴基斯坦斯瓦特山谷

 

巴基斯坦 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 斯瓦特县

马拉拉•尤萨夫扎伊的家乡


但美丽的外表下,这里的女性地位低到无法想象。

 

这里是普什图人的聚集地,很长时间以来,在他们信仰的严格伊斯兰教律法里,男孩去上学,女孩则呆在家里等着嫁人。


一旦她们长到13岁,必须要有男性亲戚的陪伴才可以出门。

 

女孩子要做的就是服侍并顺从父亲、兄弟和未来的丈夫,她们操劳家务,煮饭,然后把最好的一部分端给家里的男性。

 

几乎所有的人都对这一切习以为常,甚至觉得理应如此。


但马拉拉有一位不一样的父亲。


齐亚乌丁·优素福·扎伊——一位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教育实践家。


马拉拉和她的父亲

 

齐亚乌丁想用教育改变自己贫穷落后的家乡,改变巴基斯坦。


但是诸多艰辛远超过他想象。

 

在费尽了种种难言的周折和辛苦之后,齐亚乌丁和一个同伴终于在斯瓦特地区的多明戈创建了自己的学校。


学校以教授英文为主,名字为胡沙尔。(胡沙尔是斯瓦特南方阿卡拉的英雄的名字,他曾将所有部落联合起来,对抗压迫者。)

 

他们在学校大门旁写下一句箴言:我们致力引领潮流,打造全新趋势。并在屏风上引用了另一位英雄哈塔克的话:“我以阿富汗的荣耀之名,将刀剑系上腰间。”

 

马拉拉的父亲在TED上讲述马拉拉的故事


1997年马拉拉出生时,齐亚乌丁并不期待一个新生儿的到来。他正为事业奔波,还没有能力养家。

 

但是当年轻的父亲看到女儿美丽纯净的眼睛时,他的心变得无比柔软,他说:我感到格外荣幸。


他暗暗发誓,他的女儿要不一样,她要像小鸟一样自由。


他还不顾在族人的反对,翻开全部都是男性名字的族谱,在他的名字齐亚乌丁·优素福·扎伊下面划了一条线。


郑重写上:马拉拉·优素福·扎伊。


马拉拉和父亲走在放学的路上



04


马拉拉的确自由的长大。


学校就像是她的游乐场,她可以随意进出。


马拉拉七岁时,已经常常是班上的第一名,她也热心帮助其他课业有困难的同学。


“马拉拉真是个天才。”同学们常这么说。


她踊跃参加所有活动——


羽毛球、板球、戏剧、手工,甚至她并不擅长的唱歌。


她是学校唯一出门不把脸遮起来的女孩。


她母亲常告诫她:把你的脸遮起来——大家都在看你。


马拉拉回答:我不在乎,我也在看他们。


马拉拉和父亲在讨论问题


在父亲诸多的朋友造访时,别人家的女孩会躲在房间。但马拉拉却总是偎在父亲身边,听这些成年男人们高谈阔论。


他们的话题常常离不开政治,教育,战争等等宏大的字眼。这让她从小就对政治产生了兴趣。


很多像她一样的女孩屈从甚至甘心自己的命运时,或者即使有理想,也只敢偷偷告诉最亲密的朋友。


马拉拉却不同,她从未隐瞒自己想当医生,或想当发明家或政治家的念头。


她甚至称得上一个很有野心的女孩:


“我梦想能登上埃勒姆顶峰,像亚历山大大帝一样,伸手抚触木星,甚至离开河谷地区。


但当我看着弟弟们在屋顶上跑来跑去、放着风筝,熟练地控制手中的线绳,企图击落对方的风筝时,我不禁怀疑。


身为一个女儿,我究竟能获取多少自由。”

 

她的怀疑和担忧成为了现实,并且糟糕程度远超她想象。

                        


05


2001年9月11日,来自于纽约世贸大厦的巨大轰炸声震惊了世人。


在巴基斯坦,这个96%的人民都是穆斯林而且派别林立的国家,这件事激起的反响巨大而复杂。


在这个事件之后,宗教极端分子们越来越活跃。


建筑物墙壁上开始出现 “想接受圣战士训练,请与我们联络”的标语,下面还写着电话号码。


马拉拉的父亲开始受到攻击,有些人登门而入,警告他:


“我是代表善良的穆斯林人而来,我们认为你的女子学校是违背伊斯兰法的。” 


“女孩子是很神圣的,她们应该遵循深闺制度,因为神不想要女孩子被点名,所以整本《古兰经》里连一位女性的名字都没有提到。”


“学校的接待处有男人,他们可以看见这些女孩上学,这样很不好。”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有些激进分子对电影院和商店的发起攻击,他们禁止CD和DVD,希望将公共生活里所有的女性迹象全部抹去。


甚至强行搬走服饰店里的塑料女性服装模特。


巴基斯坦街道


还有可怕的自然灾害。


2005年10月8日,巴基斯坦发生了7.8级的大地震,超过7.3万人丧生,约330万人无家可归。


作为离震中很近的斯瓦特地区损失惨重,道路、桥梁、自来水及电力几乎瞬间全部毁坏。

 

很快地,画有黑与白与交叉双剑的旗帜在山谷中迎风飘扬,他们的声音也开始在空中飘荡。


极端分子警告人们不要再听音乐、看电影和跳舞,说就是这些罪行引发了地震。


如果人们再不悔改,将会有更大的惩罚人间。


在学校读书的女孩们 


支持他们的人中有很多女性。


她们把自己的金饰、金钱全都奉献给他。有的甚至贡献出她们的儿子加入他们,他们相信这么做能取悦真主。


当人们只能听到一种声音,慢慢地,他们会以为那真的是唯一正确的声音。不到半年,很多人就把电视、计算机、DVD和CD统统都丢弃了。


马拉拉的父亲开始变得郁郁寡欢。


他知道,


他们尤其不会放过允许女孩子读书的学校。

                          


06

      

很快,他们在电台里以唱名的方式恭喜那些离开学校的女孩子,说这样她们会上天堂。


那些像马拉拉一样还执意留在学校的女孩,则被他们愤怒又轻蔑地称之为野牛和绵羊。


马拉拉不明白,为什么女孩子上学这件事会变得如此十恶不赦?


她的父亲告诉她:因为他们害怕文字的力量。


可更多人惧怕武器的力量。


越来越多的老师、女孩离开学校。


终于有一天,马拉拉父亲的学校大门上贴上了一封信,署名是伊斯兰游击队。   


上面写道:


“先生,你所经营的学校崇尚西方教育和异教思维。你让女孩子上学读书,而且校服也不符合伊斯兰教的教义。停止你的恶行,否则你是在给自己找麻烦。最后,你的孩子会哭着帮你送终。”


但这个从小就不服输的男人没有屈服。


一家报纸上刊登了他的话:


“致伊斯兰游击队,你们目前的做法并非实践伊斯兰教义的正确方法。请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们,因为你们所信仰的真主,正是他们每天向其祈祷的真主。


你们可以夺走我的性命,但请不要杀害我的学童们。”


当一个人不再沉默,就会回应的声音。


越来越多的人给他打电话,他们说:你在死水中投下了第一颗石头,现在我们有勇气站出来说话了。

 

有个女人比他们更有勇气。

                       

2007年10月18日,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在世人瞩目下回到巴基斯坦。在这之前,她在国外已经整整流亡了将近九年。


巴基斯坦前总理贝•布托

生前照片


马拉拉无数次听父亲讲起这位非凡女性,她曾结束独裁政权,孕育民主萌芽,向世界送出希望与坚毅的讯息。


她也是巴基斯坦唯一一位敢公开谴责武装分子的政治领袖。


可有些人很显然不欢迎她的回归。


在仅仅两个月之后的一场竞选集会上,正在向支持者挥手致意的贝布托中弹,很快身亡。


马拉拉泪流不止。在她心里,贝•布托是巴基斯坦女性的典范。


她说:因为她的存在,像我这样子的女孩才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甚至梦想成为政治家。


马拉拉这样看和贝•布托好像


马拉拉问父亲,你害怕吗?


她的父亲告诉她:

 

夜晚,人们的恐惧会增强。但是天亮了之后,大地一片光明之时,我们会再次找到自己的勇气。

 

可是,天亮那么难。

 

在巴基斯坦的首都,塔利班的武装分子开始袭击警察,洗劫政府办公大楼。自杀式炸弹袭击一波又一波。


2007年11月,马拉拉居住的明戈拉也陷入战火之中。


他们不断地通过广播告诉人们:


“女孩子们应该留在家里。并且开始在孩子离开学校的时候炸毁学校。”


越来越多起爆炸声响起,越来越多的学校被摧毁。


马拉拉的父亲参加了各种为和平而战的组织,他痛恨多数人敢怒不敢言的作为,他认为解决纷争或摆脱争端最重要也是最初的一步,就是说出真相。


真相将消解恐惧。


在齐亚丁的口袋里,一直存放着马丁•尼莫拉的一首诗。


里面的话我们也极其熟悉: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社会主义者,

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社会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接着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没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

最后他们来追杀我,

已经没有人可以替我说话了。


每一字都印在马拉拉心上。


 

07


来自学校的爆炸声不曾稍歇。

 

2008年的年底,塔利班给出最后期限:从2009年1月15日开始,所有斯瓦特地区的女子学校都必须关闭。


在那个异常寒冷似乎暗无天日的冬天,马拉拉的父亲接到一名常驻白沙瓦的BBC特派员海·卡卡尔的电话。


希海·卡卡尔望找到一名女教师或女学生,撰写一份塔利班统治下的每日记事。


就像《安妮日记》一样,记录下深重灾难中的斯瓦特人的生活,尤其那些无助女孩的生活。


几乎没有人敢于尝试。马拉拉却对父亲说:“ “何不让我试试看?”


第一篇日记,马拉拉写下的标题是:“我很害怕”。


她诚实的写下自己的恐惧,所目睹的暴行,写下她们对知识不屈的热望,权利被剥夺的痛苦和无奈,写下对未来的茫然和担忧,写下自己的坚定:


“教育就是教育。我们应该无所不学,然后选择一条想走的道路。”

 

马拉拉的日记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反响。有些报纸进行了摘录。BBC甚至找到另一个女孩,来录制有声版本。


马拉拉开始真正体会到,父亲说的一本书,一支笔可以胜过刀剑的涵义。


也了解了当发出自己的声音时,它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一个孩子,一个老师,一本书,一支笔,就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08


《纽约时报》为她拍摄了纪录片《斯瓦特河谷的最后一堂课》。


她坚定地告诉纪录片制作人:


“他们阻止不了我。我会在家里、学校,甚至是任何地方接受教育。


这是我们探索这个世界的方式——请救救我们的学校,我们的巴基斯坦,我们的斯瓦特。”


马拉拉的父亲对女儿的表现喜不自胜,他毫不谦虚地对朋友说: “你看看她,你不觉得她生来就是要翱翔天际的吗?”

 

之后,马拉拉愈加频繁地上电台或电视节目。


她的父亲也四处参加研讨会,他们还一起走访了很多地方,告诉人们事情的真相。


马拉拉获奖


2009年年底,马拉拉受邀加入“斯瓦特地区儿童代表大会”,该组织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与克帕寇尔孤儿基金会联手创办。马拉拉被被选为大会发言人。


2011年12月20日,巴基斯坦政府把第一届国家和平奖颁给了马拉拉。


政府决定,这个奖项每年颁发一次,对象是18岁以下的孩子,并将这个奖项命名为“马拉拉奖”,以表彰她的作为。


这位勇敢善良的女孩感动了全国,她的父亲谦逊地说:


“我其实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没有剪断她的翅膀。”



09


可是,有人忌恨和惧怕她的飞翔,一心要打折她的翅膀。


在马拉拉为女孩的教育权利不懈努力时,塔利班一样也没有放弃他们的目标。他们开始对马拉拉发出明确的威胁,在网页上点这个女孩的名字。


警察也来到他们家里问询。


她一向无畏的父亲变得忧心忡忡,希望可以暂停宣传。


但马拉拉拒绝了。


“是你告诉我,如果我们相信有些事比我们的生命更重要,那即便我们死了,我们发出的声音只会更强大。”


但是不可能没有恐惧。


在回忆那段噩梦连连的日子时,马拉拉说,有些人怕鬼魂、蜘蛛或是毒蛇,而在那些日子里,我们惧怕的,是我们的人类同胞。


 “马拉拉还是个孩子,就算是塔利班也不会杀小孩。”人们都这样以为。


可是,善良限制了人们的想象力。


如本文开头写到的那一幕,对准她的枪声还是清脆地响了。

 


10


2012年,11月10日,联合国宣布将每年7月12日定为“马拉拉日”。

 

2013年7月12日,马拉拉16岁生日当天,她被邀请在联合国青年大会上演讲,再次呼吁每个儿童都有受教育的权利。

 

2014年10月10日,马拉拉被授予联合国诺贝尔和平奖,彼时的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称她为“联合国的女儿”。


她说:


“我的生活没任何改变。


除了:已逝去的懦弱、恐惧与无助。坚定、力量与勇气诞生了。我还是同一个马拉拉。


我的理想依旧。我的希望亦如故。”


联合国秘书长和马拉拉视频通话 



奥巴马会见马拉拉


2015年7月12日,在黎巴嫩靠近叙利亚的贝卡谷地,200名从14岁到18岁的难民女孩饱含泪水,走进了专为她们开办的女子学校。

 

这一天是马拉拉18岁生日,学校的资金来自于马拉拉基金会。


如此意义非凡的成人礼。

 

2017年,4月10日,马拉拉又获殊荣,19岁的她成为联合国最年轻的和平使者。

 

这一年的 8月17日,马拉拉被全球排名第一的牛津大学录取,她的学长有英国前首相卡梅伦,以及巴基斯坦已故总理贝•布托。

 

2018年1月23日,苹果公司与马拉拉基金会共同宣布,苹果公司将成为马拉拉基金会的首家荣誉合作伙伴,共同“支持女童教育并推动教育机会平等理念”。


无数荣誉加身,但马拉拉说自己其实也是一个普普通通女孩。


马拉拉和父亲及两位弟弟


她会和自己的两个弟弟争吵嬉戏,他们早就警告她:虽然你获得了诺贝尔奖,但这不意味着你可以做个霸道的姐姐。


她为自己仅1.5米的身高烦恼。


也会为繁重的学业烦恼,为周边同学的误解和异样眼光烦恼。


她要承受很多同龄人都无法想象的压力,对未来有着更深的迷茫和困惑。


但她有非常确定的一件事情,无论未来有多长多难,多么不可测不可知,都继续关注女童教育问题。


因为。


她看到了一棵树摇动了更多棵树。


一个灵魂唤醒了更多的灵魂。



- END -


附:马拉拉震撼世界的8句话


1、妈妈总是劝我:把你的脸遮起来吧,那些坏人都盯着你呢。

我总是回答:没关系,我也正盯着他们。


2、就算我是个小女孩,就算所有人都不相信我能成功,我也不应该丧失希望。


3、我声嘶力竭不是为了大喊大叫,而是为了帮沉默者发出声音。

在半数民众受压迫的时候,家国何以谈振兴?


4、我们曾生活在恐惧中,但勇气拥有更强大的力量。


5、人总是在被消声的时候才明白发言的重要性。


6、全世界都陷入沉默不可怕,这只会让选择出声的那个人更振聋发聩。


7、人可以被夺去纸和笔,但思考的过程却无法被禁止。


8、一个孩子,一个老师,一本书,一支笔,就有改变世界的力量。



编后语:


我的第一读者,我女儿看完这篇文章后,问我:妈妈,为什么在各个国家的女性都有被剥夺的历史?


我无法回答她的话。


可是,我想,在女性被剥夺被禁锢的历史中,也总有马拉拉这样的女性一直在不屈抗争:


美国的苏珊·布劳内尔,黑人女裁缝帕克斯,居里夫人,中国第一位创办女校的唐群英等等,也总是因为她们,身为女性的我才可以畅意写作,身为女性的你才可以自如阅读。

 

我们所现有全部的自由,所有生而为人所能享受的权利,更多的权利。都离不开她们,他们的斗争。

 

向每一个马拉拉致敬。



作者 | 樊晓敏

图片 | 网络

民谣与诗签约作者


民谣与诗非常渴求高质量内容写作者

稿费高,有意向者请加china1554

添加请备注:作者,且附带作品。



樊晓敏其他文章:


1、这个被严重低估的中国良心导演,我为你鼓掌。

2、姜文归来,邪不压正。

3、史铁生和陈希米的爱情:灵魂伴侣就是这样的吧?

4、民国往事:胡适和江冬秀的爱情


给樊老师打赏

我们就可以看到更多更好的文章啦~




Copyright © 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