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

孙殿英的“盗 墓笔 记”

家国天下2018-12-11 12:54:01


明 察
智者,必当慧眼如炬,明察秋毫
家国天下
不信青春唤不回,不容青史尽成灰!
环球机密
不能说的秘密,都放到这里了


我其实很不喜欢名片上印很多头衔的人,尤其是还有些人会弄出个三折页名片。


其实在你那么多头衔里,人们真正会记住的,最多也就是一两个而已。


记住你的哪个头衔,取决于你做过哪件事,就像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故事的主人公。


乔治R.R.马丁的《冰与火之歌》书中(或《权力的游戏》剧中),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有些人名字前的头衔特别长。☞  狐黄白柳灰.深度揭秘东北民间拜五仙事件起因!


比如龙母,每次她出场前,都需要报一长串头衔:“风暴中降生的丹尼莉丝、不焚者、弥林的女王、安达尔人、洛伊拿人以及先民的女王、七国统治者暨全境守护者、多斯拉克海的卡丽熙、奴隶解放者、龙之母……”


没有一定的肺活量,还真的别尝试完整介绍她。


而在民国的那段历史里,其实很多人的名字前都有很多头衔,比如蒋介石,“总司令”“委员长”“主席”等头衔也是一大堆,不过这些头衔都是一脉相承的。


在那个年代,恐怕未必有一个人的头衔有孙殿英那么多,那么杂。他分属过那么多的势力,头衔来回切换,让人目不暇接:


第五师师长(张宗昌给的)、第十二军军长(国民党给的)、第十四师师长(张学良给的)、


察北保安司令(宋哲元给的)、安徽省主席(阎锡山给的)、新五军军长(蒋介石给的,抗日战争时期)、二十四集团军副总司令(汪精卫给的,伪军)、新编第四路军军长(蒋介石给的,解放战争时期)。


但“经历丰富”的孙殿英有那么多的头衔,都不如一个头衔给人印象深刻。而这个头衔,对孙殿英的一生起到了盖棺论定的作用:盗墓者

盗墓者孙殿英

時間直接定格到1928年。☞  狐黄白柳灰.深度揭秘东北民间拜五仙事件起因!


那壹年,孫殿英宣誓效忠的,是直魯聯軍的軍閥張宗昌。那壹年的5月,在蔣介石、馮玉祥和閻錫山聯軍的打擊下,直魯聯軍全線潰敗。孫殿英帶著部隊退到薊縣和遵化壹帶,再也扛不下去了,於是就投降了蔣介石。更多精彩文章推薦關註微信公眾號:史事挖掘機(微信號:lishiwajueji)每天更新。


軍閥混戰時期,只要妳有人有槍,就有了自保的本錢—因為大家都需要擴充自己的實力,吃敗仗沒關系,自然會有人把妳收編。蔣介石也不例外,他收編了孫殿英的部隊,並給了他壹個第六軍團第十二軍軍長的頭銜。


1928年6月,負責剿匪的孫殿英率領部隊駐紮在了薊縣的馬伸橋附近,這個地方四周沒什麽特別之處,就是離壹個地方很近—清朝的東陵。


清東陵位於河北省唐山市遵化市西北約30公裏的地方,占地80平方千米。這座陵園從清朝順治皇帝時開始修建,壹共埋葬著5位皇帝、15位皇後、136位嬪妃、3位阿哥、兩位公主,壹共161人,是中國現存規模最宏大、體系最完整的帝王陵墓建築群。


這時候,孫殿英得到了壹個消息:附近壹支原來被奉軍收編的土匪隊伍,在壹個叫馬福田的人的帶領下,準備進東陵盜墓。堂堂清朝皇家陵墓,居然沒人守衛?


其實原來是有的。當年清室讓位時,東陵不僅設有護陵大臣,還有八旗兵、綠營兵駐陵守護。但隨著局勢壹年亂過壹年,清室對自己老祖宗陵墓的掌控也是壹年不如壹年。到1928年時,整個護陵的體系,從行政人員到軍隊,都已經名存實亡。壹些盜陵和倒賣財物的行為,也是時有發生。


幾乎無人看護的東陵,讓馬福田這支土匪隊伍動了貪念。


但馬福田沒想到的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孫殿英其實早就對東陵有想法了,而馬福田正好給了他壹個機會。


得知馬福田企圖盜墓的消息之後,孫殿英當即派出了壹個團,輕而易舉地擊潰了馬福田的土匪隊伍。然後孫殿英乘勢宣布東陵三十裏範圍內戒嚴,以軍事演習為名,趕走了所有殘存的守陵人員,全面封鎖東陵。


孫殿英雖然也是土匪出身,但他畢竟壹路混過來,經驗非壹般土匪能比。這時候,他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他派自己的师长谭温江赶到100多公里外的北平。去北平有两个目的:一是拜会自己的上司—第六军团总指挥徐源泉,先探探风头,毕竟封锁东陵,外面已经开始有人议论了—打探下来,风平浪静;二是拜访了一些大清遗老和当年的太监,打探清朝的一些丧葬礼制,以及东陵的构造。


第二件事,他通知了遵化县的知事,说他的部队不会就地筹粮、侵扰百姓,而是会到其他地方去运粮,所以请遵化县准备30辆骡马车。


第三件事,他经过周密地盘查之后,决定向两座陵墓动手:一座是慈禧太后的陵墓—老佛爷喜欢各种奢侈的物件,肯定不会空手而归;一座是乾隆皇帝的陵墓—他是大清鼎盛时期的皇帝,陪葬宝物肯定多。


三件事做完,孙殿英等到天黑,就开始动手了。

這可能是史上最沒有技術含量的壹次“倒鬥”(盜墓)。


不用看風水,不用羅盤,不用洛陽鏟,只要用壹樣東西:炸藥。


冷兵器時代的所謂澆築鋼筋的“金剛墻”和地宮每扇重達3噸的漢白玉石門,在現代炸藥面前,其實是不堪壹擊的。拿著槍的士兵們,在貪婪欲望的驅動下,根本不需要帶什麽“黑驢蹄子”,也不顧及會有什麽“粽子”,炸藥開路,勇往直前。


孫殿英首先進入的是慈喜太後的定東陵。


慈喜把持大清朝政40余年,本人在晚年又喜好奢華,陪葬的寶物自然眾多。


清朝內務府的《孝欽後入殮,送衣版,賞遺念衣服》冊,曾詳細記載了從光緒五年三月二十五日(1879年4月16日)至光緒三十四年十月十五日(1908年11月8日),慈喜生前在地宮中安放的寶物,總共有金花扁鐲、紅碧瑤豆、金鑲執壺、金佛、珊瑚佛頭塔等150余件(各件寶物上的正珠、東珠、米珠絡纓達數千顆)。

慈禧下葬的地宫

在慈喜死後,按照慈喜寵幸的內廷大總管李蓮英口述、其侄子李成武記錄的《愛月軒筆記》記載,她的陪葬更是窮極奢華,光是填滿她棺材的寶物,就價值200多萬兩白銀。當然,關於《愛月軒筆記》的真假壹直有爭議,但不管怎麽說,壹代太後的陵墓,是肯定不會讓孫殿英失望的。


根據孫殿英回憶,打開(其實是用斧子野蠻劈開)慈喜的棺木後,他們發現慈喜雖然死了近20年,但屍身不腐,因為她口中含著壹顆巨大的夜明珠(關於夜明珠的說法,存疑)。而這顆無價之寶,也成了慈喜的“災星”—士兵直接扒開她的嘴巴,割開她的喉管,取出了夜明珠。而慈喜屍體上的珠寶,更是被壹搶而光。


盜完了慈喜墓,孫殿英還不過癮,還要盜乾隆墓。進乾隆裕陵,依舊沒有費什麽大周折,只是乾隆墓的漢白玉石門有四道,比慈喜墓還多了兩道—有炸藥,怕什麽?


根據孫殿英事後的回憶:“乾隆的墓堂皇極了,棺材內乾隆屍體已化,只留下頭發辮子。陪葬寶物不少,其中最寶貴的是頸上的壹串朝珠,壹百零八顆中最大的兩顆是朱紅色,壹柄九龍寶劍,劍鞘面上嵌了九條龍,劍柄上嵌滿了寶珠……”

慈禧陵墓被盗后的惨状

被孙殿英破坏的棺木

炸了兩座陵,盜了兩座墓,孫殿英得到了無數的珍珠、翡翠、玉石、象牙、雕刻、字畫、書簽、寶劍。當時他命令誰都不準私藏寶物,集中後統壹分配。但面對琳瑯滿目的寶物,誰又能忍得住?☞  狐黄白柳灰.深度揭秘东北民间拜五仙事件起因!


長官帶頭搶,士兵悄悄藏,每個進入墓穴的人,都不想空手而歸。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這樣,外人還未必會那麽快知道這次盜墓。


1928年8月4日,就在孫殿英盜墓後的壹個月,青島警察廳偵探隊抓住了三個人。


這三個人,是在青島的大港碼頭被抓獲的。他們是孫殿英部隊的三個逃兵,三個參與盜墓的逃兵。


在這三個逃兵身上,青島警察查出了他們攜帶的36顆寶珠。據逃兵交代,其實之前他們還在天津賣掉了10顆寶珠,獲利1200元(按當時的柴米油鹽購買力計算,壹元大概相當於現在的人民幣35元)。


這46顆寶珠,是他們三人在慈喜地宮的地上撿到的。三個士兵就能撿到46顆寶珠,可想而知他們的連長、營長、團長、旅長、師長乃至軍長孫殿英,拿到了多少寶物。


10天後,天津警備司令部又在海關查獲了35箱企圖運往法國的文物(其中有相當壹部分出自東陵)。同時,在遵化,國民政府內務部接收大員宋汝梅被查出企圖運走24尊銅質佛像,以及乾隆用的拓印條幅10塊。


在北平,被孫殿英派來銷贓的師長譚溫江等人,直接被北平衛戍司令部截獲。

当时溥仪手绘的《杀孙殿英图》

在北平,被孫殿英派來銷贓的師長譚溫江等人,直接被北平衛戍司令部截獲。


壹路追查,孫殿英盜墓案事發。


東陵大盜,天下嘩然。


最受傷的,當然是大清皇室。當時的旗人團體,包括已經居住在天津日租界的末代皇帝溥儀,直接找到了蔣介石,要求壹定要嚴懲孫殿英!


這時候的孫殿英卻不慌不忙。因為他的上司徐源泉早就已經點撥過他:外面傳妳這次盜了價值幾萬萬元的寶物,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按照孫殿英後來自己的供述,壹場波及面極廣的行賄行動,就這樣開始了:


乾隆墓里一柄镶嵌九条金龙的“九龙宝剑”,孙殿英送给了蒋介石。另外一把宝剑,送给了何应钦。


乾隆脖子上那串108颗的朝珠,其中最大的朱红色的两颗,送给了戴笠。


传说中的慈禧头戴的凤冠

慈禧的枕头,一个西瓜碧玺,送给了宋子文。


慈禧口中含的那颗夜明珠,据说送给了宋美龄。


两串慈禧朝鞋上的宝珠,送给了宋霭龄和孔祥熙,外带一棵翡翠白菜和若干珍珠。


价值50万元的黄金,送给了阎锡山。


此外,徐源泉又上交了一批查封的东陵文物,其中有金镶镯、红宝石、蓝宝石、碧玺、汉玉环、翡翠、红珊瑚龙头、花珊瑚豆、玛瑙双口鼻烟壶、白玉鼻烟壶等 300余件。当然,徐源泉本人也没少拿孙殿英的东西。


1928年12月,審判“東陵盜墓案”的軍事法庭終於在各方催促下開庭,審判長是商震將軍—當時,他已收了孫殿英送給他的壹只青皮黃瓤翡翠甜瓜。☞  狐黄白柳灰.深度揭秘东北民间拜五仙事件起因!


這個案子從1928年12月開審,壹直審到1929年6月8日。被指控的譚溫江(孫殿英的師長)始終不承認盜墓壹事,而孫殿英更是壹直都表示“不知情”,根本就沒有被逮捕。6月15日,軍事法庭決定將此案件呈報中央,等候中央回復。


而那個時候,孫殿英已經被國民政府任命為新編獨立旅第二旅旅長,討伐自己的“舊東家”張宗昌去了。之後,因為孫殿英手下的人馬不斷擴大,深得馮玉祥和閻錫山的器重,閻錫山更是讓孫殿英當了安徽省主席。孫殿英索性就和閻錫山交涉,關在獄中等待審判的譚溫江也被釋放。


“東陵盜墓案”就這樣不了了之。


盜墓的故事結束之後,我知道大家都還想知道兩個“下落”。


壹個是那些寶物最終的下落。


按照孫殿英自己的供述,當時他壹人就分到了11箱寶物。這11箱寶物中,壹批被他用來行賄打點了,壹批被他送到上海銷贓了(還被黃金榮黑了壹道),壹批被送到天津銷贓了,壹批被他用來購買軍火武裝自己的隊伍了,壹批在被解放軍俘虜時繳獲了。


但總的數目,還是對不起來。


其中壹個去向,他無疑是送給了自己當時的上司徐源泉,不然徐源泉不可能這樣為他說話。而徐源泉隨蔣介石去臺灣時,據說把不能帶走的珍寶都埋在了自己在武漢的徐公館地下。


1994年,武漢相關單位在維修徐公館(市級民國建築重點保護單位)時,在徐家後花園的壹個墻角掘出了壹個地洞,由於事關重大,上級部門沒有批準“探寶”,洞口被回填。2005年,中央電視臺《探索·發現》欄目還曾去探訪過,但最後也沒有了下文。有學者認為,徐家那個洞只是民國年間常見的家庭防空洞而已。


至於剩下的寶物究竟去哪兒了,現在依舊成謎。


另壹個下落,則是孫殿英本人的結局。


正如本文開頭所說的那樣,孫殿英在之後的十幾年,身份不斷變化:先是被蔣介石收編,後來又投靠了日本人,然後又被蔣介石承認是“曲線救國”,再次將其收編後專門對付共產黨軍隊。在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河南湯陰的戰役中,孫殿英被俘虜了。


因為在抗日戰爭中的熱河戰場上,孫殿英的四十壹軍確實和日本人狠狠打過壹仗,表現得還算有骨氣,也因為孫殿英在河北與日軍作戰時,和八路軍相處還不錯(其實他當時設了三個招待所,分別招待國民黨、共產黨和日本人),所以解放軍在俘虜孫殿英後,對他相當寬待,還允許他帶壹名衛士照顧他的生活。


在獄中,孫殿英情緒時常反復,壹會兒說解放軍好,壹會兒又企圖越獄。由於長期吸食鴉片,得了當時屬於不治之癥的“煙後痢”,最終在1947年秋天病重而死。


盡管孫殿英生前曾為自己辯解:我盜清朝皇帝的墓是為了替漢人報仇!盡管也沒人當面去質問他:妳替漢人報仇,怎麽把財寶都塞進了自己腰包?反正他死後,要麽沒人知道他,要麽知道他的人,不會說他曾擔任過什麽軍長、師長或主席,而只會出奇壹致地說壹句話:哦!那個盜墓的。☞  狐黄白柳灰.深度揭秘东北民间拜五仙事件起因!

馒 头 说

1889年,夺得当时中国最高权力的慈禧太后宣布归政于光绪,准备开始享受晚年生活。


也就是在那一年,54岁的慈禧做梦也不会想到,在河南出生的一个叫孙殿英的婴儿,今后会和她的身后命运产生交集。

據說,慈喜墓被孫殿英盜掘的時候,她的屍體被直接扔棄在了地上,以致後來後人想將她重新入棺之時,發現屍體已經長了白毛。


更不要說那生前享受萬千贊譽的乾隆皇帝了。再怎麽叱咤風雲,再怎麽富貴榮華,管得了身前事,算不準身後災。


所以還是應了曹丕說的那句話:生有七尺之形,死惟壹棺之土。

 原文 ,有惊喜...

Copyright © 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