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

我的四中(4):金顶寺,汉人街与汉回中学

伊犁老故事2018-06-25 06:14:40

如果说矿藏是自然界的时间沉淀,那么,老地名就是人文历史的提示。




 

小时候每次远远地走到四中上学,总是在想:伊宁市第一所汉语全日制中学,为什么没有设在红旗广场周围的市中心,也没有设在有柏油路的斯大林街或者解放路,却安置在汉人街的南边的小巷深处。后来出于对伊犁商业史的探索,才找到了些许端倪。原来,伊宁(宁远)城开埠300年以来,花果山脚下的汉人街一带是本地经济文化最早的发源地。

 



说来话长。地图上的伊犁河谷很像一个开口的扇贝,我们的故乡城就是这扇形边缘上的一粒明珠。得天独厚的水土资源,使得这里曾经是多个历史民族的汗府牙帐的所在地。

到了明末清初,蒙古准噶尔部兴起。 1717-1727年间,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策零在现伊宁东部的高坡上(今美名“花果山”),修建了驰名中亚的喇嘛寺——固尔扎(盘羊寺)。固尔扎寺顶部用金色琉璃瓦和镀金装饰,当夕阳照在花果山时,庙顶金光闪闪,世人便称该寺为金顶寺。与此同时,伊犁河南岸的海努尔地区也修建了一座喇嘛庙宇,因为屋顶是银灰色,有牦牛角装饰被称为银顶寺(牦牛寺)。金顶寺银顶寺隔大河相望,成为当时的西域盛景。

金顶寺的故事总听汉人街一带的老人们在讲,他们都是我班上同学的父母老人。后来学校几次组织在花果山种树,我也曾在山顶上捡到不少黄灿灿的琉璃瓦残片,不禁为伊宁当年的辉煌骄傲且惋惜。

 



按蒙古习俗,寺庙周围是草原那达慕交易的场所。金顶寺的周围也是当时伊犁河谷最大的贸易市场,清代乾隆举人舒其绍谪伊后有诗《金顶寺》为证:

 

“百雉环金顶,回人近万家。

秧哥(回妇通称)春试马,台吉晓排衙。

有水皆宜稻,无田不种瓜。

输将惟恐后,带德被流沙。”

 

当时在金顶寺周边居住的回人(南疆来伊的维吾尔农民“塔兰奇”)就有万家之多,可见在二、三百年前花果山一带就已经是城市的繁华中心。



 

在四中上学的日子,经常听巷子里的儿童唱一首儿歌,调子十分哀婉低沉,其中最后一句是:“孔塔己”。当时我并不知道孔塔己是什么意思。后来在《伊犁地方志》上,看到伊犁地方史专家赖洪波老师的一篇文章,他认为:

 

伊宁市东南郊花果山一带,当地群众称其地名曰“孔塔己”,即明清时期伊犁准噶尔部汗王“珲台吉”一词的异音。

策妄阿拉布坦及其子噶尔丹策凌在位迈半个世纪之久,战争相对减少,伊犁准噶尔部经济相当繁荣,(清)椿园七十一的《西域总志》说,当时准噶尔部“控弦近百万,马驼牛羊遍满山野。”伊犁已出现生产呢绒、布匹、皮革、造炮、冶炼等手工业作坊。傅恒《西域图志》称:‘人民殷蔗,物产饶裕,西陲一大都会也。’伊犁河北的金顶寺,既是宗教中心,也是准噶尔珲台吉的常驻之地。清军收复平定伊犁,金顶寺“火光烛天,喇嘛皆焦土”。地名却被各族人民以“孔塔己”流传下来。

——我在花果山下四中的小巷里听到的儿歌,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历史文化沉淀!



 

1757年金顶寺毁于战火。1762年满清政府在其遗址靠西3公里处兴建了宁远城。宁远城东门(现药材公司处)大道,经花果山出吉里噶郎通向伊犁河上游区域(今东五县);宁远城西门(现青年街市场处)大道,过2公里外的熙春城(今汉宾乡),连接了西域首府惠远老城。这一条东西走向的大路,即今日伊宁市的新华路竟然有250年历史。

新华东路最东端,有后滩河穿街而过阻碍交通。1807年前后,百姓用粗大的圆木修了8米多长的桥,此后,这一段路便被称作“大桥街”。维吾尔族至今仍称这一带为“琼库勒克”(大桥),汉族回族人则称之“大桥板子”。100多年后名声鹊起的“汉人街”就指的是这一段路。

 



1871年宁远建城百年后,伊犁被沙俄占领。在中俄几个不平等条约的放纵下,进入伊犁的俄商在胜利街的领事馆周围建立了俄国贸易圈。一段位于今伊宁市胜利路自英阿亚提街口以南到新华东路,这里是俄国占领伊犁后最早前来贸易的塔塔尔商人(俗称诺盖依商人)的集中地。第二段位于今伊宁市人民医院以东至东梁街口一段。是浩罕乌兹别克商人(又称为安集延商人)的贸易集中地。此时,汉人街一带市场交易和进出口贸易十分繁荣。

当左宗棠在1881年收复伊犁后,“赶大营”的津京商人开始进入新华东路市场。1920年苏联新政权废除沙俄不平等条约,原俄商不再享受免税等优惠待遇,很快退出伊犁市场。而京津冀商人经营的内地茶布药瓷等生活必需品深受各民族群众喜爱,汉族商人成为了伊宁商业的主角。“大桥街”的老地名逐渐被“汉人街”的新地名所替代,并且越叫越响。发展起来的市场不时向街两边扩容,分为“南岔子”和“北岔子”,成为汉商住宅区。

北岔子是指汉人街大桥板子北段的棺材铺巷子、舍房院、于家大院,以及通往北梁街三道弯(现英阿亚提路)小寺巷子、坟园背子等,这一带汉商住宅最为集中。

所谓“南岔子”是指汉人街东南方向,从现在的群众电影院到喀尔墩几百米片区。这里聚集了两个剧院、电影院,一排天津糕点小吃和大肉铺。这一带清末民初修建的飞檐绿瓦中原建筑风格的房屋,在本世纪初还有孑存。

1908年汉人街东北的花果山周边建成东梁街,是回族居住区。

在汉人街以南的河湾(指群众电影院以南一带),是前进街、喀什街、阿依墩街。这里居住着许多维吾尔等民族的手工业者。有些巷子名称就是他们的行业名字,比如:“喀赞其”(铸锅的);“契列克其”(敲铁皮桶巷子,前进街上);“塔克其买里”钉马掌的巷子,现卡赞其大门后面);还有前进街北端街口的瓜子巷子;十四小学后面的砂罐窑等等。

汉人街百十年来的居民特色是汉族、回族、维吾尔族等多个民族交汇杂居,大家要么是同行;要么是邻居;要么是朋友、同学,甚至是酒友,水乳交融和睦相处。

 



因为经济繁华居民聚集,汉人街一带的教育文化宗教设施也应运而起。学校有14小、18小,汉回中学,五十年代伊宁市第一小学也设在汉人街北的后滩。

1935年伊宁市有电影后,汉人街率先修有三民电影院,解放后改建为人民俱乐部,实际上是秦腔剧院,有一个秦腔剧团长期演出。六十年代汉人街新建了群众电影院。

寺庙有清朝乾隆年间修建的回族大寺,东梁街上的道观寺等。老四中的学生都知道一句谐趣的儿歌:“18小靠大庙,出来的学生当老道;14小靠大街,出来的学生卖布鞋”。文革前我们在汉人街经常见到一个穿布鞋,缠腿灯笼裤,头结发髻戴布帽的中年道士,手持一个铁丝钩捡地上的废纸。据说,道家认为废纸上有字,字是最神明的,不能让人脚踩。在文革中道观也被拆掉了。

近年网上有一位老伊犁人尤苏夫江马福贤的口述史,其中提到“东大菜园子”是四中校址的逸闻。在此原文照录:

 

民国初年,从山东来伊的李梦春、李梦更,人称李老大、李老二,两兄弟开发了大片良田(现塔什科瑞克乡),种植蔬菜,旧称东大园子。现在的伊宁市四中校址原是他们兄弟二人的菜地,共有100多亩地。四中学校对面有河北人兰玉的菜园子,李家、兰家的菜园雇佣了很多维吾尔族群众种菜,这些人很朴实,能吃苦,学会了汉族老大哥教给他们的种菜技术。他们的待遇也不错,每天除工钱外,老板下班还送每人两个馕。这些雇工深受感动,每年春天来临,到李家、兰家干活的人很多。当时,东大菜园子的蔬菜供应满足了市场需求。



 

以上口述史中,兰家的孩子兰龄和我是初中同班同学。在我认识的老三届同学校友中,住在汉人街周围的津商后代和住花果山周边的回族同学有上百个。由此可见新中国初期的1953年,伊宁市第一所汉语中学叫汉回中学,并且设在汉人街和花果山以南,就很容易被理解了。

从政治宗教中心,到百年商业老街,再到一所民族合校。这里有了国家统一,民族和睦,经济交流和文化融通,这就是我的四中。

201431

QQ互动:

2  2014-03-04 11:05:03

蜂鸟(蒋文瑞):

我家就住在离四中不远的汉人街契列克巷子,看到文中对汉人街的描述,倍感亲切,愿汉人街的发展更快、更好、更尽如人意。

作者@蜂鸟(蒋文瑞):

小时候经常听巷子里的维族小孩唱儿歌,其中有一句是“孔大吉”,调子非常熟悉,你有印象吗? 34 11:14

蜂鸟(蒋文瑞) @作者:

你发来的文章我已拜读,感到非常的亲切,勾起了许多的回忆。另(儿歌)“孔大吉”听过,其意看了你的文章后才明白。

田文燕@蜂鸟:

汉人街的确有咱四中的好多同学在那住,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汉人街有家卖馕的,我们几个住校生吃不饱,常常让张丽清买馕,她一买就是十来个,我们一抢而光,那个情景至今难忘。3月22日 18:32



编辑:潘景芳

本篇摘自王红涛散文集《伊犁,那年月的故事》,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2015年8月出版,伊犁新华书店有售,或电话联系:13565226345.


请关注订阅“伊犁老故事”公众号:yl-wht.


Copyright © 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