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

工厂被毁,这个山东大汉隐忍15年,撬开了日本国门

正和岛2018-10-20 13:41:57

  岛 君 说  

如果你是一位企业家,突然一天,经营十年的工厂命悬一线,黑道拎着刀上门滋事,培养多年的副总卷跑你的客户资源,最后手里只剩10万块钱,你会怎么办?


或许被现实击倒,或许自己先垮掉。


一个山东大汉偏不认命,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在造假泛滥的市场,从头开始,用15年东山再起。


他的产品远销欧盟多个发达国家;连续出口日本20年,成为日本海关的“免检”牌子。


出手阔绰的投资人专程登门,豪掷5000万美金,他却怕“毁了自己的事业”,一笑拒之。


他是福明蜂产品的创始人吕明。

作 者:叶正新 黄钱钱

来 源:正和岛(ID:zhenghedao)


“蜂蜜达人”吕明不止一次碰上这样的尴尬。

 

朋友跑到日本旅游,大包小包一通抢购,临了不忘带上几罐高档蜂蜜,回国送给吕明 “研究学习”。

 

吕明打开包装,定睛一瞧,哭笑不得。

 

原来,这个日本牌子跟福明常年合作,包装是日本的包装,里面的蜂蜜正是福明生产的蜂蜜,口感、色泽一模一样。仅仅挂上日本的牌子,就卖到国内蜂蜜10倍的价格

 

作为一个做蜂蜜的生意人,吕明觉得脸上没光,“这是真事,不是笑话。我们中国人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产品。”

 

有朋友给吕明建议,不如直接到新西兰注册一个公司,换个包装再卖回来。

 

吕明二话没说,就拒绝了。他看不惯这个“怪现状”,既然国人不信任自己的民族企业,那就把福明做成世界顶尖蜂产品品牌,用行动证明,“国外的东西,不一定就是比我们中国的好。”

 

砸掉铁饭碗

 

同很多老派企业家的发迹史颇为相像,吕明的经商之道始于对体制内的“反叛”。

 

80年代初期,他在烟台一家国企从事日语翻译工作,典型的一天是:白天跟在厂长后面全中国飞,领导开会他候在一旁喝茶看报,晚上饭局一杯杯挨着敬酒……

 

倒是每月按时领一笔不低的工资,不愁吃穿。“难道一辈子就这样活下去?”年轻的吕明时常追问自己。

 

28岁那年,他扔掉吃了5年的铁饭碗,进入一家外贸合资企业。第二年,他被公派到日本农业部负责中国区农畜牧业进出口业务。

 

这期间,吕明结识了形形色色的业者,其中就包括日本知名蜂产品企业的社长栗原福男。正是这位“亲中派”的言传身教,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在当时的日本,蜂蜜作为有钱人才吃得起的保健品,生产标准极高,不得含任何人工合成的成分。一公斤蜂王浆甚至可以换一辆摩托车,说是“液体黄金”也不为过。

 

不知哪来的自信,吕明开始萌生创业的念头,“我想让中国人也能吃上干净的蜂蜜,改变中国保健品市场的现状”。

 

栗原福男与吕明私交甚笃,得知消息后,不仅无偿借他1000万日元(约合100万人民币),还把整套的蜂产品制作工艺传授给了他。

 

1995年回国后,吕明在烟台创立蜂产品企业,他将公司取名“福明”二字,是为感念栗原福男的帮助

 

死磕产品线

 

福明刚起步的时候,国内市场什么都缺,唯独不缺“假蜂蜜”。

 

为了牟利,有的厂家在蜂蜜里掺上50%以上的糖浆,更有甚者,全部用糖浆代替蜂蜜。蜂蜜和糖浆的成本,一吨差距近2万块钱。而对流通到市面的蜂蜜产品,普通的消费者无法辨别真假。

 

有的养蜂人发现造假的“商机”,干脆改行专门卖假蜜,结果还卖出一个大工厂。

 

中国一年蜂蜜的产量是30万吨,但中国市场一年能销售100多万吨,多出来的70多万吨是什么东西?”

 

关于蜂蜜造假的乱象,从业20多年的吕明看透不点透。这似乎可以理解,因为在那流淌着“甜与蜜”的市场幕后,是一片任何统计机构都难以涉足的灰色地带。

 

“中国和国际的标准没有接轨,同样一款蜂蜜,国外要经过几百项检测,而到了国内只有二十多项检测。标准太低,中国人怎么能吃到最好的产品?”

吕明亲授鉴别真假蜂蜜的3个小窍门:

1、闻味道——真的蜂蜜会散发一股纯天然的花香,哪怕很淡;

2、看粘度——用小勺轻轻扬起,纯正蜂蜜呈现自然的“拉丝”;

3、看形状——滴于报纸上,纯正蜂蜜呈露珠状,而掺假蜂蜜则会渐渐渗开。



在吕明的价值观里,做产品,安全、品质是第一位,赚钱是水到渠成的事。尽管这个过程一度让他看不到回报的时机。

 

这些年,爱“较真”的他做了几件在同行眼中很麻烦的事:

 

1、死磕蜜源地:蜂蜜产业最关键的就是有上等的蜂源地,这样就要求远离城市、工厂和农村,吕明走遍全中国,终于在青海、新疆、内蒙以及山东相中了四个基地。

 

这还不算完。为保证蜂王浆的“活性”,福明给蜂农免费提供冰柜;为规范养蜂生产,给蜂农无偿提供蜂箱和养蜂服装;利用冬歇季,按国际标准培训养蜂技术。



2、死磕生产线:整个生产环境做到了和制药车间(GMP标准)一样的卫生级别,减少生产过程的污染。

 

3、死磕检测标准:投资1000万建设国家A类实验室,引入了日本的380多项检测标准。仅一批次蜂蜜(约20吨)的检测成本,就高出国内标准产品2万多块。同时,福明也是国内最早一批引入日本5S认证管理体系的食品企业之一。

 


4、死磕流程监控:实行批次标识管理,向前能追溯到蜂农和蜂群,向后能追溯到终端消费者。从蜂场到餐桌,全程监控。

 

吕明的这股“死磕劲”不仅体现在产品上。

 

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福明公司的顶层办公室中央,长年摆放着一个钓鱼岛的微缩模型,每次有日本合作商过来,吕明都要指着沙盘为他们重新“梳理”历史。


“儿子不是窝囊废”

 

眼看着企业发展进入快车道,命运却以一种突兀而残酷的方式向他发起考验。

 

2004年,吕明投入数百万,经营近10年的工厂,租期还有20年,却突遭当地房地产开发商强行“霸占”地皮,而镇政府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为了将吕明这个“钉子户”赶走,开发商不惜采取恶性手段:断水断电,门前挖沟、无休止的法院传唤、庭审,甚至动用地痞流氓寻衅滋事……

 

一个燥热的夏夜,吕明像平常一样穿过院子,准备下班回家。三个胳膊刺青的彪形大汉拎着刀突然围上来,“你是吕明吧?听说你不想走,咱俩握个手吧!”

 

吕明却也淡定,递过手,对方使劲想撂倒他,吕明借力打力,一扣一拉一拽,面前的“庞然大物”猝不及防,应声倒地,鼻血染了一脸。

 

“你们放下刀,进屋有话好商量,你们要敢耍横,看我收拾你们!”

 

对方见势不妙就撤了。他们不知道,这个身手不凡的汉子是当地螳螂拳协会的名誉会长。

 

转天,四周街道已经破土动工,溅起的灰尘不断落到车间,吕明每天上班第一件事就是组织工人们一起大扫除。

 

没水没电,工厂无法生产,更谈不上效益。此时,吕明多年培养起来一位副总带着客户资源另起炉灶,更是雪上加霜。

 

让吕明感到宽慰的是,300多名老员工追随自己,选择坚守。吕明不想亏待他们,再困难,工资一分不能少,必须要按时发到员工手中。可钱不够怎么办呢?只能厚着脸皮再问母亲借钱。

 

然而上天的恶作剧,似乎没有收尾的意思。

 

母亲不幸患上重病,身体每况愈下。吕明白天跟开发商缠斗,晚上到医院陪在母亲身边,还要“佯装”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十年经营,命悬一线。吕明一直隐忍,没对亲友讲半个字。

 

细心的母亲隐约察觉出问题,嘱咐他说,“儿子,妈妈什么都可以不要,只要你好好的,我就能毫无牵挂地离开了”。

 

母亲遗体火化的时候,是她过世第二天。吕明清晰记得那天,生性善良的母亲“满面红光,身体还带着余温”,仿佛入睡一般。

 

吕明在心里立誓:“妈妈,你放心!我不但会活着,还会带着团队一起好好活着,因为我是你的儿子,你的儿子不是一个窝囊废,任何困难都压不倒我!”

 

从那时起,吕明经常一个人驾车,沿着海边漫无目的地开,略带腥味的海风打在脸上,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广播里传来刘欢的《从头再来》,像在唱给他一个人听。

 


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遭遇人生的至暗时刻,吕明的字典里只有三个字:站起来。某种意义上,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

 

拆迁之争落幕,身心俱疲的吕明搬离了这块是非地。

 

旧厂子没法干,干脆从零开始。

 

首先要克服的是资金短板。没有固定资产抵押,银行无法批贷;找熟人筹借,他又张不开这个口,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

 

几乎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一位多年未见的老友,听说吕明工厂被毁,第二天就给他银行卡汇入1000万;还帮他在烟台高新区注册成立新公司。

 

吕明算了笔账:土地租金、施工经费、购入设备、员工薪水……这些加起来,1000万资金也捉襟见肘。

 

一天一天过去,新厂的房产证还没批下来,分分钟都是煎熬。

 

吕明鼓起勇气,找到新上任的高新区工委刘洪波书记反映困难,刘书记当即打电话催促相关部门加急办理。通常要走一年审批流程的房产证,只花一个月时间就办了下来

 

自此,福明这个 “命硬”的新生儿,缓缓爬起,隐忍15年,发展为山东商界的一张名片。


福明工业园

 

今天的福明已经是一家年产5000吨蜂蜜、30吨蜂王浆的行业标杆,产品80%以上远销德国、英国、日本等地。连续出口日本近20年,“福明”这两个字也成了日本海关的免检招牌。

 

作为行业代表,吕明随总理出访法国


找上门的5000万美金

 

随着福明口碑和影响力的传播,嗅觉灵敏的投资人陆续找上门,但都被吕明一一回绝。

 

5年前,一个出手阔绰的老板找到吕明,面对面坐下,开门见山,“我给你投5000万美金,企业怎么干你说了算。反正你3年上市,我5年退出。”

 

“你这么做,怕是要毁了我的事业。”吕明的回答倒也直接。

 

对方发出一阵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声。

 

后来他了解到,这个“不差钱”的投资人,此前曾入股两家百亿级企业,吕明是唯一一个拒绝他投资的企业家

 

“90%的投资人都是利益最大化,不会为了事业跟你玩。当别人把你的事业当成赚钱工具的时候,最后你一定会偏离方向。”

 

按照吕明的设想,福明将来要做成国际一流蜂产品企业,从品质到品牌都实现No.1。这个过程,显然不允许任何“套现”、“绑架”行为。

 

他把一手带大的福明比作亭亭玉立、人见人爱的美少女,找投资就像找对象,“能够拥抱你的梦想,才能走得长远。只是目前还没碰到。”

  


好人赚钱的时代来了

 

产品即人品,这句话放在吕明身上颇为合适。他的蜂蜜和他的人一样让人感觉踏实、放心。


他的办公室墙上,挂着一幅醒目的社训——“饮水思源,团结进取”,那是母亲对抗病痛时留下的字迹,吕明说自己时刻不会忘记母亲的教诲。

 


吕明调侃自己不会“忽悠市场”,不喜欢“虚”的东西。福明至今也没有设立品牌部门;官网上的陈列极其简单、朴素,很难让人跟高大上挂上边

 

他倒乐得其所,常挂嘴边的是:逢年过节,员工和他们的亲戚、朋友都在吃福明的蜂蜜。在烟台当地,福明蜂产品几乎家喻户晓。

 

这份“从容”来之不易。

 

长年来,在劣币驱逐良币的暗势力影响下,中国制造一直面临“打碎牙往肚里咽”的品牌之痛,蜂产品行业更不例外。

 

2017年中国土畜进出口商会的一项调研结果让人扼腕。国内出口蜂蜜加工行业,从未制假售假的工厂比例微乎其微,那些埋头实干的“少数派”大多只有两个去向:要么缩小规模,要么干脆转行。

 

近年来,国内食品行业标准和监管日趋严格,掺假造假的黑作坊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温床。

 

监管越严,标准越高,我越高兴。”吕明不无“得意”地说,十九大之后,国内越发风清气正,好人赚钱的时代来了!

 

一切似乎还不晚,他分明看到一家百年企业应有的生存土壤。

 


回首来时路,年近花甲的吕明的心态更趋平和,他认为真正的好东西需要时间来检验。

 

好和坏不是绝对的,而是相对的;对和错不要站在当下看,自有历史来评判。”



关于福明更多详情、合作事宜

请咨询刘女士:13356903025 ( 电话|微信 )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福明官方商城。

Copyright © 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