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

四川新发现4座汉晋古城 蜀王被俘之地找到了!

华夏收藏网2018-09-28 07:08:51

封面新闻记者 戴竺芯 受访者供图


城址作为一个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是历史的主要见证者。但长期以来,因战争、生产、生活等原因,汉晋时期的城址逐渐消失在历史的迷雾中。


2月6日上午,记者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四川新发现4座汉晋时期城址。


宕渠城、武阳城、广汉城、阳泉城,千年后,4个古城址又一次重现于后人眼前。其地域涉及川东和成都平原地区,其时代涉及西汉到魏晋时期,与众多历史事件有关,极大的扩充了四川汉晋城址群,是四川汉晋时期考古的重大发现。



加上此前发现的严道城、绵竹城,共6座城址中,每一座城址都能凸显出其独特的历史价值。


渠县城坝的“宕渠城”是目前发现的唯一与巴国中的重要民族—“賨人”有关的城址;


梓潼西坝的“广汉郡城”是金牛道上的重要城址,也是分巴割蜀而设的第一个郡—广汉郡”的见证;


彭山的“武阳城”德阳的“绵竹城”是进出成都平原的南北门户;


荥经的“严道古城”是打通西南夷的重要城址。


宕渠城

发现宕渠瓦当  “賨人”城址踪迹可寻



四川省东部达州市内,宕渠城在渠江东岸静躺了2000多年。


宕渠城遗址又名城坝遗址,2017年2月至7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它进行了第四次年度考古发掘。


这次发掘面积共约1200平方米,是目前川东地区汉代城址最大规模的科学考古。



经过发掘,城坝遗址东北边,渠江弯道内侧平原地带的一处南北长约260米,东西最宽约250米,面积约5万平米的“郭家台”城址逐渐浮现在考古工作人员的眼前。



“5万平米的城址面积,听起来不大,但已经是目前为止川东地区规模最大的战国到六朝时期的遗址,并且是唯一确认的汉代城址。”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郑禄红说。



在城墙内遗址的发掘中,出土了大量汉代遗物,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出土的1件“宕渠”文字瓦当(后在城墙区又出土了1件残“宕渠”瓦当)。


这直接为城坝遗址作为秦汉“宕渠”城最为直接的文字证据,也为此前对巴国中的重要民族“賨人”城址所在的具体位置提供了论证。


通过近几年来的考古发掘,证明城坝遗址的年代为战国晚期至六朝时期,其中以两汉时期的堆积为主,而两汉时期的遗存,尤其是墓葬遗存,包含有大量的移民文化因素。这为进一步廓清晚期巴文化如何融入汉文化的过程提供了新的资料。


武阳城

成都平原南部门户  

东汉在此设立地方最高行政机构



距离张献忠江口沉银地址大约一公里处,武阳故城初现。


根据史书记载,成都以南在汉代设置的4到5个城址中,目前唯一发掘初现的,只有武阳城。



武阳城始建于秦,传说中蜀国被秦灭以后,蜀王败逃,死于此地。武阳城在西汉时期为县城,东汉中期至南齐时期为犍为郡郡治所在地。



城址就位于眉山市彭山区武阳镇五一社区,北距成都约60公里。这座平面呈三角形,面积约23万平方米的城址,高出水面约10米。其城墙依地势而建,土结构,未见包砖。


目前残存城墙长度约为2000米,残宽3-40米不等,地面以上的高度为0.8-4.5米。


还有与城址相关的城门和道路等设施,并在城址周边发现墓地和窑址,其中墓葬44座,窑址11座。



据介绍,在城址东侧与北侧均发现有壕沟,壕沟的宽度为30-50米,深度约为1.5米-4米。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刘志岩推测,可能是为了取土修筑城墙,并起到防御作用。


城址西面沿着岷江故道,因而没有城墙,在其中段部分,设有城门、码头,为南河到岷江的交通要道。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在全国实行郡县制,武阳为最早置县的地区之一。东汉中期以后更是成为犍为郡的郡治。


“在当时,郡就是最高的行政机构。也就是说,大约有三四百年,武阳是这里的最高行政机构,可见它的重要性。”刘志岩说。


本次考古勘探发现的武阳城址,保存较好,城内外的布局结构较为清晰,为四川盆地内目前发现的最为重要的汉晋城址之一。


广汉城

金牛道上重要城址 作坊区反映生产力水平提高



“广汉郡,高帝六年置……去洛三千里。南去成都百二十里。西接汶山。北接梓潼。东街巴郡。南接犍为郡。本质绳乡。”


作为古四川最早的三郡之一,广汉郡在秦灭亡后,汉高祖6年设立,郡址就是现在的梓潼县潼江岸边。当时的广汉郡位于金牛古道,是出川的重要商贾云集地。



近年来的考古发现,确认“广汉城”就位于绵阳市梓潼县西坝遗址内,这从考古发掘和调查确认的残存西汉北城墙亦可证实。根据勘探,该遗址南北长约2000米、东西长约1000米,分布面积200多万平方米。


时代从西汉早期一直延续至明清时期,其中遗址的主体堆积为西汉早中期;初步确认了该遗址的手工业作坊区和墓葬区;同时也对残存的北城墙进行了确认,现残存约200米,露出地表约1.5米。



考古发掘的遗物以陶器为主,有生活用具和建筑构件等;生活用具有盆、钵、罐、碗、甑等,建筑构件有瓦当、铺地砖等,其中瓦当主要为云纹瓦当、形制较大,铺地砖主要为方形“富贵”“回”字纹砖,亦发现少量龙纹踏步砖等。


另有少量铜器、铁器等遗物。出土器物中,有的还刻有工匠名字。


在陶窑作坊区内发现的大量生活用具和建筑构件的成品和半成品,等级较大、规模较大,应为当时广汉郡官府烧制器物的作坊区。


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李万涛说:“有三个窑址共用一个工作间,大大提高了生产力水平,规模也是比较大的。”



阳泉城

川内发现的超大型汉代遗址 

下一步是找到城墙


西晋建国之后,对全国区域进行了新的划分,“新都郡泰始二年置。统县四,户二万四千五百。雒、什方、绵竹、新都”。


德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刘章泽推测,从时代、面积、地望分析,位于绵竹市孝德镇的金土村遗址应该就是阳泉故城。


考古发现,该遗址时代应为汉晋南朝,分布面积100多万平方米,是四川地区同时期不可多见的城址。



阳泉县的记载最早见于沈约(梁)《宋书》和顾野王(南朝陈)《舆地志》,一般认为是在今孝泉镇。


“我认为,当时的绵竹城在现在的德阳,而金土村的阳泉城则是现在的绵竹。”刘章泽推测,蜀国灭亡的战争钟,整个绵竹城基本毁灭,有文献记载阳泉县撤县,很可能就是绵竹城搬迁到阳泉去了。


而《晋书》中却又反复提到绵竹,可以肯定的是《晋书》中记载的“绵竹”并非是汉代的绵竹县而是另一个名为“绵竹”的新县城,最有可能的就是由绵竹城分立的阳泉县。


专家介绍,之所以把它列入新发现城址,主要是考虑到分布面积。根据初步勘探,这个遗址的分布面积在170万平方米左右,在四川发现的汉代遗址中是超大型的。


结合文献记载,初步可以认为是阳泉城所在地,下一步还要继续找城墙来确认。


本文据封面新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关注

华夏微拍 huaxiawp

更适合收藏圈的拍卖工具

请点击“阅读原文”打开微商城,这是一个有温度的圈子!

Copyright © 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