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

民国时期由藏到汉的四大金刚上师

利美教言2018-12-12 13:51:17

九世班禅大师

       民国时代,是一个风起云涌的时期,华夏大地受尽帝国主义的枪炮侵略和满清鞑虏的腐败迫害,不论藏地亦或汉地同样面临着种种不公的侵害,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里,以下金刚上师因为局势所迫,前往汉地,不但为统一祖国做出了卓越贡献,更为汉地众生带来了无上甘露妙法,为今日藏传佛教在汉地落下了种子,为汉地有情结缘上了无上金刚乘的妙法。

故,借由此文怀念那个年代的大德上师。

第九世·班禅额尔德尼·曲吉尼玛(1883—1937),本名仓珠嘉措,法名全称罗桑图丹曲吉尼玛格勒南结贝桑布,简称曲吉尼玛,中国前藏达布地方噶夏村人。

1902年(清光绪二十八年),由十三世达赖在大昭寺释迦牟尼像前,给九世班禅授了比丘戒。同年五月初十日,九世班禅由拉萨返回扎什伦布寺。九世班禅从出生到受比丘戒这一时期,正是英帝国主义者向西藏地区进行军事侵略时期,也是西藏僧俗人民进行英勇的抗英战争时期。

1924年冬,九世班禅(1883―1937)出走内地,在经过青海、甘肃、陕西、山西后,于1925年2月20日抵达北京,受到政府代表及数万僧俗的欢迎,并驻锡中南海瀛台,为内地信众开示,传授藏密佛法。从此正式开始了他在内地弘法济世与抗日救国的历程。他曾在山西、北京、内蒙古、上海、杭州、南京、沈阳、陕西、甘肃、青海等地讲经说法,成为内地传播藏传佛教的领袖,有力地推动了民国时期的藏传佛教东传运动,促进了汉藏佛教交流及汉藏蒙民族大团结。 

1925年2月25日,北京佛教藏文学院院长大勇率全体师生30人前往瀛台觐见九世班禅,班禅对北京佛教藏文学院学习藏文、探研佛法的行动给予褒扬,详细阐释了先显后密的修行次第,强调了藏密“十善”法及戒律的重要性,一一解答了学僧有关金刚顶大教王、大日、妙法莲华三经、唯识三十颂等的疑问。

1925年4月5日,九世班禅应杭州之邀,乘专列南下,经南京、上海。驻锡上海时,中华佛教会会长清海谒见班禅。清海认为,由于现代僧伽教育的缺失,导致佛法日趋衰落,希望班禅能在内地弘扬佛法。班禅也引证了西藏佛教界大小五明之繁盛,提出以研读经典为要,内地佛教的发达在于佛学研究体系的重塑和完善。

1925年4月18日,班禅到著名的灵隐寺拜佛。23日,到达上海,在欢迎会上,九世班禅谈到学佛以正心、正法、正身为三要。之后他又向在场的信众传授了“释迦牟尼心咒”,到会者约有千余人,其中还包括一些欧美人士。

1927年4月应达尔罕旗亲王邀请,赴哲里木盟达尔罕旗王府宣化,听众约400人。9月,应图什业图旗王之请,赴该旗双和尔庙传法,蒙古王公、僧俗施主前来求法、施戒、摩顶者络绎不绝。

1928年4月15日,班禅在达尔罕旗温都尔庙(何格吐苏木)启建首次“时轮金刚法会”,参加法会的有蒙古王公、各寺庙喇嘛等僧俗信徒。班禅铺设法坛,祈祷和平。法会历时月余,听众多达17万人,功德圆满。此后他又应邀赴札萨克图旗传法,并于7月在该旗举行第二次“时轮金刚法会”,教化蒙众。这次参加的有84000人。接连举行的两次法会,使班禅大师的威名在内蒙古各各地大震。

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后,班禅于1929年2月在南京设立了办事处,正式与国民政府建立了联系。

1931年5月4日班禅应时任北伐总司令蒋介石之邀出席在南京召开的国民会议,向会议提出了“恢复西藏行政原状案”。这年7月1日,国民政府正式册封九世班禅为“护国宣化广慧大师”,授玉印一颗,定年俸为12万元。

(照片右起:蒋中正、九世班禅、张学良)

       1931年6月,九世班禅在南京参加国民会议后,应中华民国考试院长·戴季陶等人之邀,到南京宝华山的隆昌寺说法,这次他主要宣讲了藏密普传的“六字真言”。7月,王九龄、朱庆澜等北平的名流居士,邀请九世班禅在雍和宫启建“时轮金刚法会”。常惺法师写了《时轮法会劝发起文》,呈至九世班禅。班禅接受邀请,复函讨论显密共弘,劝导各割据势力以和平兴国。 

 1932年8月25日,应段祺瑞、吴佩孚及北平佛教团体的邀请,九世班禅在故宫太和殿举行他在内地的第六场“时轮金刚法会”,也是他为汉地信众举办的第一场“时轮金刚大法会”。在北平的社会名流与政府高官如段祺瑞、吴佩孚夫妇、张学良、孙传芳、朱庆澜、曹汝霖、戴季陶夫妇等参与了这场筹备已久的法会;北平各佛教团体、僧俗群众参加法会者达数万人。陈元白、韩大载、汤芗铭、邓振矶与其子邓梦先等,皆在此时皈依了九世班禅。这是民国时期藏传佛教传播运动中,在汉地开展的最大的一场藏密传法活动,它将该时期汉地的藏密热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1933年1月,应戴季陶夫妇、王一亭、黄慕松等人之邀,九世班禅前往南京宝华山,并在护国隆昌寺向僧俗信众做了“药师七佛灌顶”。经九世班禅的提议,护国隆昌寺作出定制,每年1月15日举行药师王如来佛供养法会。1934年3月,屈映光、段芝泉、王一亭等人为施主,九世班禅在杭州灵隐寺作了他在内地的第七场“时轮金刚法会”,历时8天,每天前来听受佛法者达数万人。同年5月,太虚法师抵至杭州,从班禅大师接受灌顶。班禅对太虚推进的佛教改进运动以及支持汉地僧人前往西藏求法、建立研究西藏佛教的机构等活动予以赞誉。 

1933年春,自东北、热河失陷后,日本又积极策划进军占领察哈尔、绥远两省,西蒙危在旦夕。这时乌兰察布盟长兼达尔罕旗札萨克云亲王再次邀请班禅去宣法。班禅抵百灵庙后,目睹日本侵略阴谋日渐嚣张,忧心忡忡。3月1日至15日,他召集蒙藏喇嘛千余人举行大法会,发布了“抗日通电”,班禅在百灵庙宣化抗日的爱国举动,受到国民政府的肯定。3月21日,行政院长宋子文致嘉慰复电说:“国难益深,边氛弥急,大师宏宣法力,追荐忠魂,更复锐意抚绥,实行团结。凡兹爱国之悃诚,宜得人天之护助,眷言毅识,良切钦迟。幸为国家、为蒙疆努力工作,以为跂望。”

1936年7月,应甘南拉卜楞寺寺主嘉木样呼图克图之请,在该寺举办了第九场“时轮金刚法会”,参会信众达6万多人。这是他在内地举办的最后一场、也是他一生中举办的最后一次“时轮金刚法会” 。

九世班禅是藏密东传运动的领袖人物。自1924年入内地以来,他曾在山西、北京、内蒙古、上海、杭州、南京、沈阳、陕西、甘肃、青海等地讲经说法。

他“以提倡佛化为第一义,极欲将西藏佛法流通中华”,虽未建立法脉传承,但因其独尊身份,其弘化范围之广,亲受其灌顶者之众,社会影响之大,至今无人能及;他掀起了藏密东传运动的高潮,有力地促进了汉藏文化交流,成为近代行走在汉藏之间的第一人;他加强了藏蒙等民族的国家认同感,积极支持抗日,为中国现代多民族国家的建构作出了重要贡献。 

七世章嘉国师


章嘉呼图克图(藏文:ལྕང་སྐྱ་ཧོ་ཐོག་ཐུ།,呼图克图是蒙古语,汉译是「明心见性,生死自主」的意思。也称为章嘉活佛、张家活佛,藏传佛教内蒙古地区最高活佛,与外蒙古的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并称为蒙古两大呼图克图(活佛)。与观音菩萨、班禅额尔德尼、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齐名的藏传佛教的四大领袖之一。

据传说,第一世的章嘉呼图克图阿罗汉尊达,为释迦佛的弟子,降生印度,四世以前都转世在印度,五世以后转世在西藏和青海。从十三世转世以后,始称章嘉活佛,即为一世章嘉活佛。


罗桑般殿丹毕蓉梅(藏文:ལཅང་སྐྱ་བལོ་བཟང་དཔལ་ལདན་བསྟན་པའི་སྒྲོན་མེ་,1890年-1957年3月4日),第七世章嘉呼图克图(即十九世),青海省大通县人。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时,受封为“灌顶普善广慈章嘉呼图克图”。1912年,原封号下加“宏济光明”。

徐世昌大总统任时,又加“召因阐化”。

北伐后,于1930年担任蒙藏委员会委员。1935年,当选中国国民党中央监察委员。

1937年,又任国民政府委员。

1947年,加封“护国净觉辅教大师”,颁金印金册,其荣誉与观音菩萨、班禅喇嘛相等

册封令文为:

“福国佑民,本政教之同源;褒德酬庸,迺国家之令典。章嘉呼图克图,仁心公溥,慧性澄圆,具救世之精诚;化孚僧俗,拓安边之宏愿,望重蒙旗,入赞中枢,弥彰伟绩。著加给“护国净觉辅教大师”名号。於戏,宪治遐宣,定启人天之悦豫;蒙疆永固,倍臻民族之蕃昌。式颁册命,尚其祇承。”

1947年,他当选为第一届国民大会代表

1948年,被聘为总统府资政

1949年来到台湾后,任中国佛教会理事长

1957年3月4日在台北圆寂,国民政府颁“褒扬令”以表彰其贡献

“护国净觉辅教大师章嘉呼图克图,瑞岭隆祥,宋崖显慧,潜修密院,光肇藏宗,曩昔杖锡中原,宣化蒙旗,宏扬教义,所至缁素景从,先后任国民政府委员及蒙藏委员会委员,竭诚翊赞中枢,历经抗战戡乱,屡值乱寇匪共胁诱兼施,迄不为动。年来号召边远俊彦,声张大义,屏斥异端,对国内外揭发共匪阴谋罪行,不遗余力。正期辅佐中兴,不意遽归大化。当届圆寂之际,犹为国祈福,吁祝收京,缅怀绩范,悼惜弥深,应予明令褒扬,用示政府崇功报德之至意。此令。”

现今位于台北市大安区青田街八巷三号之蒙藏文化中心前身即为第七世章嘉大师在台驻锡地。


在那个佛教惨澹经营的年代,一位密宗高僧能受到国内缁素共同的景仰,其行谊必然有过人之处。

诺那活佛

诺那活佛,其父为恩达县藏族人,母徐氏,汉族。

诺那活佛出生即颖悟逾于常人,三岁时为恩达属境类乌齐诺那寺的吉忠活佛,认证为金塘活佛十四世转生的呼图克图,迎归本寺,并报请蒙藏院备案(类伍齐有三大寺,每寺各有呼图克图一人)。法名逞烈匠措(意译不空海),通称诺那活佛。类乌齐本为达隆噶举寺庙,然诺那活佛七岁时先从黄教堪布扎喜王雀学经,九岁从白教堪布扎喜约生学戒,从噶尔马墨止噶那及不拉喜沃塞诸尊宿学密乘,精修十三年,尽得师传。此后又依止贝雅达赖尊者学红教。诺那宿慧天成,睿勇精进,至二十三岁,密乘各宗大法均有成就。

后因战乱,诺那活佛一九二四年由海路抵达上海后,即在汉地开始弘传藏密无上密法

活佛传法时顺应汉人观点、切合汉人根机,总劝人务必要严持戒律、发菩提心、多注重心性,勿执着于表面外相、或是劝人修持切勿追求速成及神通。

对于流传汉地的净土、禅宗、天台等大乘诸宗,以及高僧大德全无门户之见,随缘赞叹。他的修证德行、爱国之心亦为当时政府及教界僧俗所推崇,如:九世班禅活佛、太虚大师、朱子桥等高僧居士。太虚大师更于一九三三年聘请诺那活佛为“中国佛学会”名誉会长

1935年,诺那被刘湘推荐出任西康宣慰使。任内,诺那企图解决刘文辉部驻康北各地武装,并撤换了各地县长,和刘文辉矛盾不断升级,最后双方都向中央告状,指责对方。期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路过甘孜,行营授命诺那率地方武装阻击中国工农红军。

1936年2月,诺那在道孚、炉霍、甘孜地区率部阻击红军,但被红军击溃。

下瞻对的头人因和他人争夺草场,而同诺那产生矛盾。

诺那部溃败时,该头人生擒了诺那,并将其交给了在瞻化的中国工农红军。后来,诺那被转送位于甘孜的红军总部。在甘孜,一开始诺那对红军领导人称,“我为发号施令之人,全署员兵奉令行事。蒋委员长待我厚,防御共匪,系我天职。速杀我,宽免员兵。” 

1936年5月5日,诺那患病发烧。

1936年5月5日,5月12日,诺那因病医治无效而圆寂。

诺那圆寂之后,国民政府撤销了西康宣慰使公署。

后来,国民政府追赠诺那活佛为普佑护国禅师,并拨款指示将诺那的骨灰运到庐山小天池进行塔葬

贡噶活佛

贡噶活佛生于1893年,是康藏著名的白教大德、学者、诗人,曾任十六世噶玛巴活佛的上师之一,主要传承噶举和宁玛两系教法。

1935年,当时任国民党蒙藏委员会委员的诺那活佛遣使函请西康白教大德贡噶活佛来汉地弘法

于是贡噶活佛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四十年代两次应邀赴汉地,经历八年多时间,往返于四川、云南、两湖、两江、京、沪、陕、赣等地,共收僧俗弟子数十万人计。



Copyright © 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