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

重度网瘾少女今天来和大家聊一聊游戏.

北岛的鱼2018-05-04 06:51:29

微信最近出了一个小游戏,叫“跳一跳”,这个游戏非常无聊,而且挫败感很强,跳着跳着就死了,一玩就会上瘾,一玩就是一个多小时。

就这么无聊的游戏,到现在,已经有很多人玩到1000+的分数了。

其实现在人玩游戏的状态,和现在互联网流行的丧文化完全不一样。互联网流行的丧文化是大家遇到事情喜欢说算了算了,服了服了,认真你就输了;但是游戏里都是一群认真的要死,对什么都不服的人。

比如竞技游戏里到处都是那种一口气就是不服的暴躁老哥,就算对面都推到水晶了就是不投,就是要冲出泉水杀对面一次,还有说着赢一把就睡觉,结果输了一整夜的爆肝老哥。再比如那些玩主机游戏被虐到怀疑人生了还死活不看攻略还要坚持自己探索,不闯关不睡觉的毅力老哥。

大概就是因为游戏本身就是一个又一个的任务组成的,大家都是来完成这个任务的,完成不了任务你还玩什么游戏,连带着早些年那些因为热爱游戏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也都特别的不服。

在单机/独立游戏的聚会上,我看过许许多多这样有着奇奇怪怪理念,有着不同精神内核的游戏。

比如有款游戏让你扮演一个神,可以通过降下神罚和施展神迹来展现你的权威,比如你要解决一个村落的瘟疫,你可以选择一个个治疗它们,选代理人去传播解药或者干脆把所有人全部杀死,庄严的宗教音乐,充满神性的画面会让你在做这些选择的时候好好想清楚,信仰究竟是什么。

比如某著名游戏minecraft,游戏本身根本没有内容,就是给玩家提供了一个空间,让玩家可以一个砖块一个砖块地去创造,结果最后玩家不但创造出了成千上万个世界,甚至在里面用小砖块做出了故宫,神都洛阳甚至是电子计算机,另一个minecrat。

用一个个小砖块搭成的逻辑电路..

如果你去玩,绝对会感叹于人类智慧的伟大。

我甚至见过,在一次国内的极限游戏开发大赛上,开发的主题是“生死”,然后有个哥们在48小时内开发了一款游戏,让你扮演一个精子,模拟受孕的过程...

反正千奇百怪,什么都有,而且其中绝大多数人根本不在乎赚不赚钱,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如果加入大公司去做那些商业化很好做的手游,网游,甚至是页游可以很轻松地赚到钱,但他们普遍不认为那是游戏,只认为那是骗钱用的赌博机——就和赌场里的老虎机一样,根本没内涵,玩法就是充钱然后抽卡。

他们认为这是对游戏这种概念的一种玷污,也是国产游戏普遍被认为是垃圾的主要元素。

去年的时候,我有幸参加过几次他们的聚会,见到了很多一直在圈内奋斗坚持的大佬。有人自己贴钱做独立开发者交流论坛,一直亏本一直继续做,一做就是5,6年。有人坚持免费帮这些人的作品找商业化的可能,号称分文不取,说就是想让这些有理想的人能过得好一点——开发者们也真信,那样子让我稍微怀疑一点都会觉得我是个小人混蛋。

后来的afterparty上,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独立游戏人三三俩俩交流着。没有人带着为自家游戏或者公司品牌做推广的任务而来,真正分享自己在设计游戏时的经验与心得。

如果你们在现场,一定会被那种天真的,执着的,充满专业精神的讨论打动,一束光从外面照进来,每个人脸上都是希望和不服。

其中有一位这样写道:

尽管在国内做独立游戏困难重重。

可是,我们还是要走下去。这个市场对我们越苛刻,我们就越是要勇敢,举起宝剑,砍掉荆棘,也许走过一路仍旧伤痕累累。

这样,等到下一代,在这片荒芜的原野上,我们的后代才能有机会在这里撒上自由平等的种子。再过些时候,这里终将开出一片烂漫多彩的花海。

可能也只有这样固执,不服气的人儿们,才能真的做出点东西来吧。

再说说电竞领域的事情。

其实最早的时候,国内的DOTA水平是不如国外的。毕竟在冰蛙刚刚接手在《魔兽争霸3》的平台上做DOTA的时候是2005年,那会儿国内几乎没人玩这个游戏,大家玩对战,玩3C,玩澄海3C,总之玩DOTA的不多。

没人玩自然水平就不行,只有比较少的一部分爱好者,每天看着国外那些远古大神的背影唏嘘,什么VIGOSS,MERLINI,光哥,LODA,有一个中国早期的职业选手说,那时候最羡慕的就是看着那些外国老哥可以靠自己爱好的游戏过活,以此为生。

其实按照现在的说法,别人那里玩的人比你多,别人比你开始的早,那别人比你厉害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就有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有梦想的人不服,觉得凭什么比不过他们,毅然决然出去,准备去打职业。

这几年是这些竞技游戏的风口,各种各样的人都在进来,现在的职业选手都很有钱,训练环境很好,很多人是在把这个当做一个稳定的职业在做,也能赚到很多钱。

但以前不一样,早些年那些WAR3,星际争霸,DOTA的选手过的日子都很苦,有时候真的是靠憋着一口气撑下来的。某DOTA选手,以前没钱,又想抽烟,只能去捡别人抽剩下的烟屁股抽,还有人两个月都睡在网吧里练习,洗不了澡,也换不了衣服。

玩游戏很有意思,但是把游戏当做职业则需要极大的意志力,如果再没有高收入,那纯粹就是一股不服的劲头支撑着。

后来我听一个退役职业选手,日子好了以后在直播的时候说。

“那时候愣头青,就是不服。”

“别人把我们打败了,我们凭什么就不如别人啊?然后就一直看录像,通宵练习,就想着下次一定要赢回来。”

“有一次我们做了很多准备,但还是输了比赛,我想安慰安慰队友说拿了个亚军很不错了,结果一看他们四个眼睛都是红的。”

“可能那就是青春吧。”

就是不服,就是倔强。

结果就是DOTA1时期,国内DOTA水平很快就反超了欧美,到后来基本完爆世界的程度,银河战舰DK,十冠王EHOME都是那时候玩家津津乐道的国内豪门。而到了DOTA2时期也基本属于中国对抗世界的状态,在每年DOTA2最大的赛事TI系列邀请赛上(同时也是奖金最多的比赛,去年的奖金是2500万美元),中国人拿了3次冠军4次亚军,而这比赛截止今年,一共就办了七次。

有人说这是因为中国玩家多,但其实单论在线玩家来算,俄罗斯地区的玩家是比国内多的,而俄罗斯的战队获得的TI冠军数量是0。

其中最励志的是去年TI6的时候,那会儿中国的战队青黄不接,状态都不太好,很多人都不看好那届的中国战队——结果也确实,一共五只中国战队,到了8强的时候就只剩下2只了,而在八强的时候,曾经的十冠王EHOME也已经倒下。

但就是有一个由五个新人组成,之前都名不见经传,突然在那段时间打出成绩的中国战队WINGS,以非常具有统治力的实力,一路零封对手,击败全世界的豪门,最后成功拿到冠军。

而且那只WINGS战队专治各种不服,别人战队什么体系厉害,他们就放对方用那个体系,什么英雄大家都说厉害,他们就是不拿,几乎每场比赛的阵容选择都不一样,用完美的团战拉扯,从正面把敌方击败。


这样的赢法杀人诛心,不但赢了冠军,拿走了属于他们的千万美金冠军奖金,在美国西雅图披上了中国国旗,更是折服了全世界所有DOTA观众,那会儿全场的美国人都被他们折服,一起高喊“WINGS”,"WINGS”,而我们的玩家则把它们称为“护国神翼”。

后来有人发现,就在2014年,WINGS的成员还只是豪门DK招来当替补的小弟,站在身着鲜艳队服的名将后面观摩学习。而这几年他们就是在重庆大学旁边的一个小公寓里,不直播,不开淘宝店,心无旁骛,每天除了吃饭就是训练。

“既然必须要有一个队伍夺冠,要有一个队伍去代表中国,那为什么不能是我们?”

这大概就是竞技游戏职业选手需要的精神吧。

只是功成名就之后,这只队伍因为种种原因,兄弟反目,分崩离析,现在已经解散了。

也让人唏嘘。

其实这个圈子里,这样憋着一口气不服输一鸣惊人的其实并不在少数,真正少的是功成名就之后,还能保持初心一直走下去,继续坚持最初理念的一些人。

黄旭东算一个。

可能更多人认识他是通过他“毒奶”的梗,比如他在直播的时候说。

黄旭东:我跟你们说,中国乒乓球已经超出三界之外了,我们要是像训练国乒一样训练星际,真能把韩国人暴打。
孙一峰:你的意思是乒乓球就永远是冠军了?
黄旭东:乒乓球还不是冠军?你在搞笑吗?你的意思是乒乓球还会被奶死?今年只要有一次没拿冠军你来找我好吧。

比如他在世预赛中国踢韩国之前发微博说:

然后结果大家可能也知道了。

所以现在大家找他祝福,都是这个画风。

其实他现在影响力已经非常大了,微博粉丝不少,也有话题度,作为最早在国内做视频,做赛事,做主播的一批人,靠着自己的影响力,早就可以转型其它游戏了。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还认为自己是个星际主播。尽管星际争霸这游戏说实话现在已经差不多死了,半死不活的状态,做得再好也不会有多少人看。

但他不,他就是热爱这款游戏,所以用尽各种办法推广,几乎每天雷打不动地做星际争霸的直播,做视频。有新人想打星际职业,他们也帮忙牵头。中国星际比赛太少了,他们就自己办赛事,从前期筹备到邀请选手全部都自己来。

“也不要把我说得多伟大,其实我和F91(他同伴)之所以做这些,也是觉得如果这些新人没机会,被浪费了挺可惜的。一方面也因为我们那会儿环境不好,所以希望现在人环境能好一点吧。”


视频来源:网易新闻

很多人说国服星际之所以现在还有人在玩,有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黄旭东和他的星际老男孩在坚持,很多人即使不玩这游戏,有时候也会来看看星际老男孩吹牛聊天。

一个直播解说,支撑了一个游戏,我很佩服他身上的这种执着。

佛家讲究一个“破执灭苦”,说的是如果你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在意的事情,那你就不会再痛苦。

儒家也说一个“无欲则刚”,就是说如果一个人没有什么欲望的话,那它就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无法把它打倒,也就不会痛苦。

但如果人人都这么想,这个世界就运行不下去了。

一个事实是,现在虽然很多人都在说自己是佛系,但绝大部分人根本没到“破执灭苦”的那种境界,大部分人用很通俗的一句话来说,就是“得不到的就说不想要”麻痹自己。

另一个事实是,其实这样麻痹自己也并不一定有用,很多人嘴里说着“努力也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会很轻松”,但真的在这种轻松的状态下待久了的那些人,依然是痛苦,迷茫,彳亍行在世间,不知该去往何处的状态。

这就是没有目标的一种状态。

承认吧,我们绝大多数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需要一个目标的,是需要随之引出的种种欲望的——确实,有欲望就会痛苦,但有欲望的人也才会快乐。我其实挺羡慕那些心里有执念,然后几十年如一日为之奋斗的人的,至少他们不会觉得无聊,而且如果最后那个执念实现了,他们是真的快乐。

而且人们爱他们,人们就爱那些有偏执的信念,有不服输的精神,在一个领域钻研到极致的人,因为他们真的能给世界带来改变。

Copyright © 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