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

约翰·列侬谈人生、宗教和音乐

小生活大智慧2018-11-10 07:30:55

列侬谈人生态度

五岁时,妈妈告诉我,人生的关键在于快乐。上学后,人们问我长大了要做什么,我写下“快乐”。他们告诉我,我理解错了题目,我告诉他们,他们理解错了人生。

人生就是你忙着拟定计划的时候,其他突然落到你头上的事。

所有的一切在最终都会OK,要是不OK,那一定不是最终。


希望我们是一对和善的老伴,住在爱尔兰的海边小岛一类的地方,翻阅我们一辈子胡闹的剪贴簿。(谈与大野洋子的感情)

如果有人认为爱与和平都是陈词滥调,应该被永远留在六十年代,那一定是他出了问题。爱与和平是永恒的。

我不害怕死亡。我做好了死的准备因为我不相信它。我认为死亡就是走出一辆车然后走进另外一辆。

也许你觉得我在做白日梦,但我不是唯一的一个。(摘自《Imagine》歌词)

许多人抱怨我们不该获得大英帝国勋章,因为那是颁发给战斗英雄的荣誉。可那些人因为杀人而被授勋。我们当之无愧,因为我们从不杀人。(谈获得大英帝国勋章)

通常情况下,一个傻瓜的背后总有一个伟大的女人。

当你恋爱时,一切事物都变得更加清晰了。

如果人人都像渴望得到另一台电视机那样渴望得到和平,那么和平早就实现了。

现实很大程度上是靠想象来实现的。

财产在法律里占不到90%,但90%的问题都是由财产引起的。

所有你乐于挥霍的时间都不能算作是浪费。


列侬谈基督教


基督教一定会消亡。


耶稣没错,但他的教徒们太过沉闷和平庸了,是他们扭曲了基督教并且毁了它。



列侬谈音乐态度


没人在听音乐。那就是一场怪异的表演。“披头士”就是一场秀,跟音乐没有任何关系。那就好像置身于风暴的中心。你在一场演唱会上醒来,自问“我怎么到这儿来了?”(谈“披头士”决定放弃巡演的理由)


我总有一天会到达那个再也产生不了魔法的阶段。(谈“披头士”的解散)


一个人必须彻底作践自己,才能进入披头士的状态,而我痛恨这些

如果我们要的是货真价实的摇滚乐,那就看我们怎么去创造,不要再被革命形象还有长发迷惑。

我感兴趣的——是表达我自己,就像他们表达他们自己那样,那对任何国籍,任何语言,任何时代的人都有意义。而摇滚乐正好是我出生这个年代的媒介,就这么回事。


阅读


Copyright © 俄罗斯音乐分享交流社@2017